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越狱死缓犯王磊往事:绑架男童杀人焚尸,亲戚斥其恶毒不来往!

发表于 2018-10-9 16:46:19 | [复制链接] |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越狱死缓犯王磊往事:绑架男童杀人焚尸,亲戚斥其恶毒不来往!

越狱死缓犯王磊往事:绑架男童杀人焚尸,亲戚斥其恶毒不来往



脱逃罪犯王磊被抓获

       村里人眼中的“老实人”王磊,再次以令人惊诧的行为成为村中谈论的焦点。

       10月4日,他和另一名有两次监狱脱逃经历的罪犯张贵林从辽宁凌源第三监狱脱逃。两天后,两人在20公里外的河北省平泉市台头山镇烧锅杖子村相继被公安民警抓获。

       王磊的脱逃也使得他曾经犯下的罪行被揭开:2013年12月,王磊在同村村民屈登奎的纠集下,绑架杀害了同村的一名11岁男童,后又用稻草掩盖尸体并点燃焚尸。

       屈登奎已被执行了死刑。澎湃新闻(wwww.thepaper.cn)获得的此案判决书显示,2015年9月,辽宁高院终审判处王磊死刑缓期2年执行,并限制减刑。2017年12月王磊被减为无期徒刑,这意味着,王磊的服刑期限不能少于25年,等他出狱时已超过57岁。

       王磊的脱逃,再次揭开遇害男童家人的伤疤,孩子住在村里的爷爷奶奶在公安民警的建议下,搬到亲戚家躲了两天,直至王磊被抓获归案。

受害男童家属外出躲避

       警察10月4日中午就赶到了王磊的老家,辽宁省灯塔市沈旦堡镇前古城子村。在横穿村子公路上,“民警、特警、便衣,三四十人不止”,一位居住在路旁的小卖部老板向澎湃新闻描述。

       同时被公安民警驻守的还有王磊父母家的院门口。王磊母亲说,10月4日11点多,当地的派出所就来人到家里来了,告诉她说王磊跑了,并抄走了家里人和亲戚们的联系方式。

       王磊母亲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跑出去了还能活吗?得有多少人受牵连?”

      《辽宁日报》10月7日消息显示,抓捕行动经中央政法委、公安部及辽宁省委、省政府部署要求,辽宁、河北两省、市、县公安机关和武警部队、司法警力全力追捕,辽宁省朝阳、凌源、锦州、葫芦岛等地民警参与。此外,河北平泉市公安局4名辅警在执行紧急抓捕任务的途中发生了车祸,2人殉职,2人受伤。

       警察同时调查了几个月前王磊让他姐姐打钱的一通电话。王磊母亲回忆,那是6月28日,王磊在电话中让他的姐姐往一个账号上打钱,“别管是什么账号”。当时,王磊的姐姐觉得奇怪,就告诉了母亲。王磊母亲觉得是因为儿子在里面“挨熊了”需要钱,“我说不给,不能支持他”,王磊母亲说,因为王磊姐姐也没想打钱给他,就也没有记下那个账号。

       公安民警还来到王磊曾绑架杀害的男童臧某家里,孩子的爷爷奶奶还住在村里。孩子奶奶告诉澎湃新闻,民警为了他们的安全考虑,让他们出去躲两天。好多亲戚朋友也打电话来让躲几天。最后她和老伴在自己的四姐家里住了两天。孩子的父母因为在隔壁镇上的小区里居住,有门禁和保安,没有外出躲避。

       孩子奶奶说,王磊的脱逃又让她回忆起往事,自己的心又被揪了起来,她拿出留存的孙子儿时的照片,不停地说:“看我孙子长得多好看,如果没出事现在应该上高中了都”。

绑架11岁男童杀人焚尸
凶案发生在2013年12月26日
       受害男童的父亲有两辆货车,跑运输,家庭条件较好。在他看来,自己与屈登奎和王磊家也并无矛盾。

       判决书载明,法院审理查明,屈登奎与臧某家系邻居,屈登奎与臧某的父亲素有积怨,遂产生绑架臧某之念,并找到王磊一同作案。2013年12月26日15时8分左右,二人乘坐王磊驾驶的面包车,在臧某家西侧路口等候。约两分钟后,臧某放学乘校车下车后行至该地点,屈下车将臧某强行带入车内,由王磊开车带至一稻田地。当日15时54分,王磊用屈的手机与臧某父亲取得联系称:“孩子在我手里,准备五十万元,不要报警。”后来为防止事情败露,二人决定将臧某杀害。屈先用手掐臧某颈部,王又用毛巾堵臧某口部,同时按住其头部。见臧某昏迷后,二人将臧某从车上抬至农田地面。为了防止臧某生还,王磊又用扳子击打臧某头部数下,致臧某因头部遭受钝性物体多次打击,造成颅脑损伤而死。后来,二人还用稻草将尸体掩盖并点燃焚尸。

      臧某奶奶回忆,案发当日,臧某的父亲起初接到索钱电话并不相信,跟孩子的其他同学了解后急了,发动亲戚朋友帮忙寻找未果,选择了报警。

       臧某奶奶和村民说,警察到臧家了解情况时,王磊还到过现场看热闹。当晚屈、王二人在家中被抓。王磊母亲说,王磊被抓时在家中睡觉,她分析王磊没跑的原因是因为觉得事儿都出了,也跑不掉。

      根据屈登奎的供述,绑架臧某是他提出来的,他家与臧家是多年的前后院邻居。自己家总被欺侮,多年的小矛盾积累起来,没办法发泄,就想到了绑架这个办法,一是能得到钱,得不到的话也能吓吓孩子,发泄一下。在车上时,孩子睁开眼睛认出了屈登奎,这也是后来他们杀害孩子的原因。

      而屈登奎选择王磊一起干的是因为他感觉自己做不了,王磊有车,最近手头紧,且手脚比较麻利。

      另据王磊供述,他因为欠债和屈登奎研究怎么能弄点钱,屈登奎说绑架臧某,臧家有钱,他就同意了。

因犯案,很多亲戚也不来往了

       王磊的欠债是倒貂皮欠下的。王磊母亲说,案发前两三年,王磊开始从河北贩卖貂皮到辽宁,赚取差价挣钱,收购方也是一个自家亲戚,有貂皮加工厂。前古城子村邻近的佟二堡镇,聚集多家皮革工厂,形成皮装裘皮产业集群,服装也是灯塔市的主导产业之一。

      在此之前,王磊从部队退役后没有什么正式工作。判决书中显示,王磊是初中文化水平,但在王磊母亲看来,王磊没有什么文化,干什么事儿也不愿动脑子。

     她举了两个例子,王磊在阴历里找不到自己是哪一天生日;王磊上学时曾让姐姐给他讲题怎么做,他姐姐讲完后问他会做了吗,他说你直接告诉我答案得了。

     2005年12月,20岁的王磊应征入伍。两年后兵役期满,回到家里。王磊的姐姐曾帮王磊找过一个保安的活儿,但王磊说自己有病,站不住,就没能干下去。他服役期间部队卫生队开具的转诊介绍信显示,王磊双下肢疼痛、麻木,初步诊断为未分化型脊椎炎。
      对象也见过两个。1米8身高的王磊长相并不差,王磊母亲说,因为家庭条件差,相亲都没有结果。王磊父母至今仍住在上一辈人留下的瓦房里,院子里种着蔬菜。王磊的父母曾花6万块钱给王磊建了新房结婚用,但直到案发,28岁的王磊也一直未能成亲,房子也因为后来还债转卖他人。王磊父母除了自己家种的田之外,平时帮别家干农活挣钱。

     前古城子村村支书李祥东说,王磊家条件在村里算不好的,王磊的父亲身体不好有病,长期吃药,此前也长期吃低保。

     王磊犯案后,亲戚打电话说,这孩子怎么这么恶毒,十几岁的孩子就给人掐死了,因此,很多亲戚也不跟王磊家来往了。

     王磊的母亲觉得,自己孩子就是一个“放好人堆里一点事儿都没有,但是我没有机会给他送好人堆里。放到坏人堆里就学坏,叫他干啥他干啥,绑架他都去,越狱他也去”。

     王磊的父母称,因为经济条件和身体原因,他们每年只能去监狱看一次王磊。王磊刚投监时还跟母亲说起自己的案子,王磊母亲说:“我告诉他了,我无能为力。”

     王磊母亲说,最近一次监狱会见是在去年,也就二十几分钟,王磊不再提自己的案子,告诉母亲,身体不好的话就多来看他几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网站地图|联系我们|版主守则|隐私条款|免责声明|举报中心|吉安家园网 ( 赣ICP备17003470号-1

GMT+8, 2018-12-20 00:04 , Processed in 0.096556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